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第七百七十章 收服分享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西游之问道诸天
“造化青莲,想不到,此物竟然落在了他手中!”
瑶池之内,一直注视着女儿国左近动静的玉帝脸上满是惊叹,而他身侧的王母亦然。
两人一来是惊讶莫元的战力之强,竟然真是如传闻一般,足以与三重天准圣一战,甚至是如来佛祖拿出了压箱底的神通,而莫元连开天至宝混沌钟都未曾显露,另一方面则是这最后一枚先天莲子落入到了莫元手里。
须知,这莲子天上地下也不过四枚,那一枚的主人都是三界鼎鼎有名的存在,而莫元得此,亦难怪其人修为如坐了火箭一般飞速蹿升,修行之快,冠绝当世了!
“道祖他老人家曾说过,这先天莲子中蕴含着天道碎片,得之与修行大有裨益,可惜,你我二人皆无缘享用这件至宝。”王母有些艳羡的道。
她与玉帝不同,玉皇大帝乃是三界至高果位,气运之浓厚,远在她王母尊位上,是以这些年玉帝修为长进远胜于他,她不过才是一重天准圣,而玉帝早已然是三重天准圣,她如能得此造化青莲,道行必然能飞速提升。
“你不必想了,这法宝已然被其祭练到心神合一,他即是造化青莲,造化青莲即是他,便是你杀了他,这造化青莲也会随之损毁,万万不会再认主的。”玉帝泼了一盆冷水道。
造化青莲虽然神异,可终究未曾花开十二品,眼下只是六品莲台,论及威能不算什么,只是它那造化本源之力委实奇妙,与紫极太阳真火融汇在一起,能极大增幅这太阳真火的威能,是以才发挥出足以抵抗甚至是击败如来的强横威能!
单论这法宝本身,远不及寻常的先天灵宝,是极易损毁。
除非这件法宝能绽开十二品,完美进化,彼时以其威能,便是灭杀莫元元神,也不会损毁其本身,但到了那个地步,其内的天道碎片早就被莫元参悟一空,得之也仅仅是一件无上先天防护灵宝,对于修行也没什么太大的作用。
王母微微一叹,她亦是道祖身边的小道童之一,对于这其中密辛也了解的不浅。
那玉帝又问道:“那淮河水神的婚事筹备如何,最好是让他们尽快完婚,不然的话,真武闹将起来,你我都不好收场。”
原先玉帝对莫元只是出于怕麻烦的心思,想要忍让一番,可是如今见了莫元施展的道行法力,他的心思尽数变成了忌惮!
如来佛祖虽然比他修道时间短,可是其人的道行,是三界公认的强,准圣三重天同境界一战,他也没有把握能胜过如来,可是二重天境界的莫元,在不动用混沌钟的情况下已然与如来平分秋色,倘若一用那件开天至宝,他与如来俱都不是对手。
这样的强大存在,玉帝本能的不想招惹,甚至是此刻他心中隐隐都有些后悔救下那水德星君了!
须知,倘若莫元真的找上门来,在凌霄宝殿和他闹腾起来,那就不是如孙猴子闹天宫一般的做戏了,那是当真狠狠抽打他这位三界之主的脸!
偏偏这位还是道门弟子,阐教弟子必然会站在其人一方,至于截教,袖手旁观是定然的。
“派下去的灵官已然复命了,这两日我便催促让他们速速定下婚期,只要喜柬一发,任是谁也没法以此事做借口了!”王母应道。
喜柬一发,三界皆知水德星君和淮河水神成了儿女亲家,届时便是这两家人的私事,谁来插手也是名不正言不顺。
“立刻让他们两家商议定亲与婚期,片刻耽误不得!”
玉帝皱眉道:“再让人贴身看住水德星君父子二人,倘若那真武当真找上门来,不讲道理,便将这二人交出去!”
“陛下,你这是……”
王母脸色变了,看住水德星君父子,还要交出去,那真武大帝有这么可怕吗?
须知这般做了,他二人的嫡系神魔哪个还会对他们死心塌地,必然是离心离德!
“朕亦是无法可想。”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玉帝叹了口气,无奈道:“好叫娘娘晓得,如是那莫元真打上门来,你我无人可交,被其大闹一场,强行将人掳走,你我还不如早些交人,也可挽留些许颜面。”
真动起手来,被其当着三界神魔的面击败了,再把人掳走,玉帝和王母还不是更加的丢人?
王母闻言,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她夫妻二人在天庭弱势多年,往日里都是被圣人欺压,想不到今日却还要被圣人弟子欺压!
可哪又有什么办法,谁让她二人道行不济来着?
“也罢……也罢……,我这便让人盯住他们……”王母不情不愿的道。
玉帝无奈一笑,道:“朕也不在瑶池呆了,且去趟紫霄宫,瞧瞧道祖那里,能否给朕些许指点,好让朕参悟鸿蒙紫气!”
鸿蒙紫气是破局的关键,只要他能成圣,以三界如今的局势,必然能夺回三界大权,毕竟三清想要压制佛门双圣,便不敢压制他,将他逼向了佛门,届时加上个对他三人积怨已久的女娲,道门说不得直接被佛门一头盖过!
……
且不提这便玉帝的打算,却说真武神殿之内,那龟蛇二将见得五大护法神龙领兵出去迟迟不归,心中担忧不已,眼见得莫元现身在西牛贺洲,当下便下了界,欲寻莫元禀报。
然而两人云速太慢,还未曾赶到西牛贺洲,莫元和如来佛祖已然了结诸般事情,各自离开。
这一来,两人便是犯了难了。
毕竟谁也不知莫元突然去了哪里,三界之广袤,凭他兄弟二人,无异于是大海捞针!
然而五大护法神龙带兵前去天庭水部,迟迟不归,派去打探消息的人根本进不去四大天门,分明便是玉帝在有意封锁消息,不必说,肯定是出事了!
涉及到如此多的真武神殿兵将,还涉及到玉帝这位三界之主,事态之严重,根本不是这龟蛇二将能处理的了得!
“大哥,陛下不知去了何处,这可如何是好?”站在云端,蛇将一脸急切的问道。
他却是担心五大神龙在天庭有个好歹之后,莫元一时冲动和玉帝正面刚起来,届时真武神殿和天庭正面冲突,死伤惨重不必言说。
“二弟不必着急,五神龙兄弟有陛下的真武神令,玉帝见了自然知晓是奉了陛下的命令,以玉帝的性子和咱们真武神殿的威势,他不会痛下辣手的。”龟将说道。
蛇将闻言不禁微微点头,两人在天庭多年,对于玉帝的性子早已然摸了个透彻。
神道一途
这位主儿典型的欺软怕硬,莫看敢对大公主、织女这样的身边人下狠手,可那是因为这些神仙无力反抗,又没什么后台,不然你看杨戬道行一有成就,将桃山都给劈了把大公主救出,玉帝可曾放了半个屁?
反观织女,却是没有生出如杨戬这般的中用的孩子,至今还在银河两侧,只能等待一年一度的鹊桥之会。
“但此事也不能就这般拖着,你我二人断无法平息此次事态,还是要让陛下出面。”蛇将道。
龟将突然一笑,道:“也未必就需要陛下出面,你莫要忘了,咱们这位陛下可是有跟脚的人!”
蛇将闻言,眉头立时上挑,道:“你的意思是,咱们且去玉虚宫,寻圣人做主?”
“何必劳烦圣人?”
龟将哈哈一笑,道:“阐教大能多不胜数,那位二郎显圣真君更是与咱们陛下交好,依为兄之见,咱们兵分两路,弟弟你且去玉虚宫寻觅陛下的踪迹,至于为兄,则去灌江口寻二郎真君出山为咱们主持大局,不论是你我哪一路有所收获,都必然可保五神龙兄弟平安无事!”
在玉虚宫寻莫元,便等于在圣人那里报备这件事,以元始圣人的心性,断然不会看到自家弟子吃亏的。
至于杨戬那里,其人但闻真武神殿出事,绝不会袖手旁观,早些年玉帝便不敢拿这位大神如何,现在更不必言说,这龟将倒是打的好一手如意算盘!
“便依大兄所言,我这便前往玉虚宫!”
蛇将拱了拱手,却是没有半分停留,身影倏忽化作一道流光直奔玉虚宫而去,而龟将则亦是朝着灌江口飞去。
莫元自是不知晓他真武神殿出了这么麻烦的事,还当玉帝和水德星君会卖他三分薄面,将那水德星君之子处置了呢。
也是,以他这样的大人物插手这种事,怎么可能骤生波澜?
他早已经将这件事抛诸脑后,一门心思的前往兜率宫,想要将那交合之气提炼出来,好孕育仙胎,突破境界。
却说他刚刚迈入离恨天地界,看见那高高悬挂兜率宫门上的鸿蒙紫气,心中却是一阵感慨。
原本在兜率宫门前坐的满满当当的准圣大能们,此刻一个也无。
不是如镇元子、玉帝这样的被这鸿蒙紫气搞的失去了自信,便是如来、观音等有事情忙着做,而像冥河老祖这般,则是想要出来,偏偏无法!
“嗯?”
正在感慨之际,莫元脸色却微微露出些许异样,却是那袖口之内,方才被他与佛祖相争的法力震昏的蝎子精醒转过来。
莫元袖口一抖,一只巴掌大的毒蝎子当即掉落出来,那毒蝎子周身漆黑如墨,隐隐泛着些许碧绿,看着便让人心中发憷。
“我……我还活着?!”那蝎子口吐人言,语气虚弱,却带着七分的震惊和三分的难以置信。
她记得清楚,最后的时刻,那如来施展大神通要硬生生的将她擒下,她竟然没死?!
“你自然是活着,还活的好好的!”莫元笑道。
那蝎子闻听这道声音,抬头一看,见得是莫元当面,心中又是一震,半信半疑的问道:“是陛下救了小妖?”
莫元点了点头,蝎子精心里的情绪更是难以言说,须知,真武大帝虽然强横,可是在她眼里,那位端坐在大雷音寺的如来佛祖,才是三界最恐怖的存在。
毕竟如来佛祖镇压三界已久,威名流传世间,比起莫元的飞速崛起,如来的威势已然在三界众生心中根深蒂固。
更何况这蝎子精一直在大雷音寺修行,如来佛祖的深不可测,已然深深烙印在她心里。
见得那蝎子精不信,莫元指着远处道:“你且瞧瞧这是哪里?”
蝎子精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只见得眼前是一栋占地面积颇为广大的连绵宫阙,而宫阙大门上,一道紫色光华绽放出玄奥道韵,高高挂在了匾额之上,匾额上写着三个大字:兜率宫!
“这里是兜率宫,太上圣人的道场?!”那蝎子精满脸讶然的问道。
“不错,正是圣人的道场,我道门圣人之地,你还担心那如来将你擒去吗?”莫元笑道。
蝎子精不是寻常小妖,已然迈入太乙金仙之境,在三界都算是一号人物,对于圣人自然是有几分了解。
她虽然不曾见过圣人,可也听说过圣人之威,那是举手投足之间,毁灭三界的恐怖存在,那是三界万族,无数神魔顶礼膜拜的存在!
圣人面前,没有人敢放肆!
“小妖多谢陛下活命之恩!”那蝎子精幻化成人形,冲着莫元便是一拜。
绝世武神 米修
“朕活你一命,亦是看在你没做过什么罪孽的份上,朕且问你,你可愿入真武神殿,为朕效力?!”莫元问道。
他搞出那么大动静,不就是为了与如来做一场,好将这蝎子精收入麾下吗?
那蝎子精花容之上,浮现出一抹诧异之色,随后这美人银牙一咬,再次冲着莫元一拜道:“小妖甘愿加入陛下麾下,从此为陛下效死!”
她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出来加入莫元手下的好处来,旁的不说,但是能从佛门手下庇护住她,便是她梦寐以求之事。
当然,她也可以拒绝,不过那样一来,如来再寻她麻烦,却是不会有人再为其出头了。
“你倒是个有眼力劲的。”
莫元点头一笑,道:“且在这里好生待着,看看那一道紫气,这可是三界神魔可望而不可求的机缘,朕要进去见过太上师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