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爛柯棋緣 線上看-第911章 金甲的道熱推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小金,你,你要走?”
老铁匠的声音略带颤抖,金甲虽然少言寡语但踏实肯干更尊师重道,没有一点生活上的不良习惯,勤奋好学不说,打造的器具街坊邻里都说好,更是容易让大家信赖。
这几年相处下来,老铁匠已经把金甲当成了最亲的亲人了,对待这学徒如同对待自己的儿子,不但考虑将铁匠铺传给他,更是为金甲物色过一些家世清白的姑娘家,他对金甲的感情是师徒情和父子情了。
“小金……你怎么能走呢,师父我这铁匠铺还指望你来继承呢!”
金甲慢慢转身,看着老铁匠,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师父,我……”
老铁匠嘴唇蠕动,看着说不出话来的金甲,还是叹了口气。
“哎……我知道你定然身世不凡,我知道的,从你学会打铁之后就开始打造那些刀剑,甚至打造出一些堪称神兵利器的兵刃的时候,为师就想过,有一天你会离开这里……只是,只是……”
老铁匠只是了几次,迫切想要说出什么能挽留的话。
“只是你走了,城南的翠兰怎么办?”
铁匠铺外,装作和黎丰聊天的左无极这会立刻转过头来,好奇的看着金甲,而金甲本人更是愣愣的看着老铁匠。
“翠,兰?是谁?”
“是我师父我给你说的一门亲事,本来过几天就要问问你意见的,哎,那是户好人家,姑娘家长得也敦实,应该,应该经得住你折腾……”
老铁匠说话的声音不知不觉就小了下去,外头的左无极下意识看看金甲这魁梧如熊的体魄,不由就脑补出老铁匠口中那敦实的姑娘是啥样的了。
“师父,我,想要离开葵南,您,老人家,要保重!”
金甲一字一顿,话说得坚定也真诚,虽然在一般人听来可能还是很平静,但在熟悉金甲的人听来,这已经是十分富含感情了。
老铁匠几次想要开口,但最终还是长长叹息一声,就冲那惊人的力气,自己这徒弟就绝非池中之物,终究是不可能留在这小小的铁匠铺内,做了几年梦,他也该醒了。
“收拾收拾做做准备吧,还有,别忘了把你那锤子带上,你这两年名声在外,找你打造兵刃的人不少,赚得这么多银两,大多砸那锤子里了,不能不带……”
说着,老铁匠快速走回铁匠铺的内堂,没过多久又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厚实的钱袋递给金甲。
“这是师父我的一点心意,收下吧,总用得上的,你还不快进屋收拾一下?”
金甲回头看了左无极和黎丰一眼,左无极赶紧道。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金兄放心,我们等你。”
金甲“嗯”了一声,然后进了内堂,后面是一个不大的院子,再过去就是几间屋子了,是老铁匠和金甲的起居之所。
等金甲一走,老铁匠就走到了左无极面前,既仔细瞧左无极,又扫过黎丰。
“黎家少爷居然也在,你们要去哪里?是要回大贞吗?”
“老师傅,我乃江湖中人,自然往江湖中去,不一定非去大贞不可。”
老铁匠对左无极是有些不满的,但也不好说什么了。
“你的葵南话倒是说得利索了不少,我知道你武功很高,和那传言中的武圣是本家,照顾着小金一点。”
左无极心想,计先生的护法神将需要我照顾?不过外在表现当然还是郑重一些,点头答应道。
“放心吧,金兄绝不会受欺负,而且您老也让他带了锤子了,说不准将来江湖上人都仰仗金兄打造兵器呢。”
老铁匠瞪了左无极一眼。
“我可没说是打铁的锤子。”
左无极愣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黎丰。
“那是……”
左无极的话说到一半就被卡死在喉咙里了,和黎丰一起呆呆地看着从内堂出来的金甲,这次金甲是侧着身子出来的,并且左右手,都分别抓着一个硕大的黑色大锤。
“我说的锤子,是指这两个。”
两个大锤看起来大体呈现圆形,但并非通体圆润,而是有棱有角却并不尖锐,锤身锤柄一片漆黑,也不知道是不是铁做成的,被金甲一前一后抓着,每一个足有农人卖菜的大竹篮那么大,或者说好似左无极这样块头的人双臂抱圆那么大。
当然,在金甲手上,这两柄大锤虽然依旧夸张,但却并未给人不协调的感觉,只是让人觉得惊悚。
这玩意哪怕是空心,看着就不会有任何人想要被砸一下的。
“这锤子得有多重啊?”
黎丰愣神地看着金甲手中的大锤,傻傻地问了一句,老铁匠便随意回答道。
“不清楚,反正除了小金,没谁能拿起一个,三个人搬都不行,更没有称量过,小金每次得到什么好料,就会将之锻入两尊大锤之中,就这么生生砸进去,砸得两尊大锤冒出炽热红光,和在火里烧过一样……”
暗黑夺魂人 文寒影
烙铁将空挥做出打铁的动作,给黎丰和左无极看,在见到这一对大锤被金甲这么拿出来,老铁匠也算是死了心了。
金甲抓着大锤,肩上背着一个对比他和那对大锤来说就十分袖珍的包袱,一步一步缓慢地走到铁匠铺门口。
“师父,我收拾好了。”
“收拾的这么快啊……”
金甲点了点头,已经走到了铁匠铺外。
“师父,我,走了,您,保重!”
“哎!若是将来有空,可要记得来看看师父我!”
金甲只是看着老铁匠,并没有回应这句话,不是不想,而是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给出一个肯定的承诺,说出就得做到,不知道能不能做到,所以说不出来。
“哎,记着师父就好!”
“嗯!”
金甲应了一声,看向左无极和黎丰,左无极面向老铁匠抱拳行礼,黎丰在马背上有样学样。
“告辞了!金兄,我们走吧。”
在老铁匠不舍的眼神中,金甲和左无极他们一起沿着街道走向远方,金甲那一对大黑锤抓在手上,引起整条街行人和商贩的注意,各种窃窃私语各种议论声隐隐传到老铁匠和左无极等人的耳中。
“哎呀,那个不是金铁匠吗?”“谁说不是啊。”
“这两大锤,看着太吓人了吧……”
“谁说不是啊……”
“这要是谁被抡一锤子,准备打成肉泥吧?”
“谁说不是啊!”
“会不会空心的?”“废话,肯定空心的,但就算空心,估摸着也得百十来斤呢,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金铁匠力气真的大啊……”
……
远离铁匠铺许久之后,黎丰看着行走在身边的金甲,想了想道。
“左大侠,咱们给金,金神将弄一匹好马吧?”
金甲转头看向黎丰,扬起右手大锤道。
“不用,没有马,驮得动的。”
左无极一直对这一双大锤十分好奇,而且他知道这锤子绝对是实心的,听老铁匠的说法,混合了不止一种金属,这会也忍不住问道。
“金兄,这一对大锤可有名头,大概得有多重?”
金甲沉默了一会,开口回答道。
“混金锤,单锤重三千斤,双锤重六千余斤,要不改变锤体,继续混入,金铁之物,越来,越难,下次再跟鹤童子商讨……”
名字简单粗暴,也说明了这一对大锤的来历是金甲锻打混入各种金铁之物的结果,他看计缘的《妙化天书》懂得不多,但小纸鹤看得多,二者钻研过后,只照准一点打造就足够受用,至于重量更是骇人,且听起来不太像是终点。
左无极果断闭嘴,但心中却燃起一股淡淡的战意,十分想要和金甲切磋一下,他自觉自身武道又重新到了快速进步的阶段,不论体魄还是武功,比之以前如若腾飞。
或许除了强大的妖魔,如今想找到一个合适的切磋者对左无极来说很难了,就连他的四个师父,都未必够格,只能切磋技艺招式,却无法放开手脚。
如今金甲跟着左无极,让他知道迟早有能和金甲切磋的机会,或许还能和金甲相互多练一练,并对此抱有深深的期待。
而黎丰则是看着举重若轻地拿着这一对大黑锤的金甲咽了一口唾沫,不再提什么给金甲配坐骑的事了。
“鹤童子是谁啊?”
“就是鹤童子。”
“哦……”
另一边铁匠铺后院角落,老铁匠看着两个石板开裂的大坑愣愣出神,心里空荡荡的。
……
只是对比于葵南这边安宁中的伤感,在某些层面,朱厌彻底失去音讯,已经引起轩然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