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大唐孽子 愛下-第839章 李承乾慌了看書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狄仁杰有点激动,也有点慌!
虽然他是个天才,但是当今太子准备谋反这种大事,还是第一次碰到。
关键是这种消息还是自己审出来的。
难道师父建议自己过来历练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消息了?
现在要怎么办?
师父没有告诉自己啊!
狄仁杰和卢照邻面面相觑,神情有点恍惚,纥干承基在说什么,他们都有点没有听进去了!
“嘭!”
好在没多久,刘德威就急冲冲的闯了进来,牢房的铁门被他推开之后猛的撞出一声巨响,把狄仁杰给拉回了现实。
“呼!”
狄仁杰深呼吸一口气,恢复了灵智,开口道:“刘尚书,兹事体大,还是由您亲自再审理一下比较妥当!”
这个时候,把烫手山芋扔出去,绝对比抢功劳来的重要。
狄仁杰并不需要这样的功劳。
“太子殿下在长安城里养了几百死士,并且正在拉拢大明宫守将……”
纥干承基开口之后,整个人就条件反射似的把知道的消息都说了出来。
这个时候,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赶紧说,说完就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以至于吃饭喝水和立功劳,都变得不是那么重要。
“怀英,兹事体大,一会把纥干承基说的东西记录清楚,你随我一起去见陛下!”
刘德威听了一会,也暗暗心惊。
纥干承基要是说的是真话,那这事还真就大条了。
太子谋反,这个影响可比齐王谋反不知道大了多少倍了。
也不知道狄仁杰使出了什么手段,居然能让纥干承基说出这样的大事。
“刘尚书,我只是过来长长见识,如今已经没我什么事情了。朝中大事,自然有各位国公、尚书来操心,陛下我以后肯定是会去见的,但是今天就算了。”
狄仁杰虽然年轻,但是不傻。
这个时候,能把自己摘出去,那就赶紧摘出去,再晚,那就怎么都得惹上一身骚了。
“没关系,怀英你是楚王殿下的得意门生,陛下想必也是听说过你的大名的。正好这一次你立下大功,不好好表现一番,实在是可惜!如果你担心在陛下面前说错话的话,可以请楚王殿下跟我们一起进宫的。”
刘德威这个时候恨不得多拉几个人跟自己一起分担这件事的压力。
不过,狄仁杰也是人精,立马借着自己人小的优势,开始耍赖皮了。
“哎呀,肚子疼!可能是这两天没有怎么吃东西,也没有怎么睡好,我得赶紧去观狮山书院医学院附属医馆找林郎中好好看一看。我师父说过了,胃病最是难治,身体好的时候,一定要多家爱惜,否则到时候就后悔也来不及了。”
“疼!好疼啊!”
“借过,结果一下!”
在刘德威目瞪口呆之下,狄仁杰“哧溜”的弯着腰、捂着肚子,快速的离开了牢房。
卢照邻也是心中默念“没看见我!没看见我!”,跟着狄仁杰的身影跑了。
左右不是两个十来岁的小郎君,刘德威也不好真的怎么样。
狄仁杰他们可以耍无赖溜走,他这个刑部尚书是怎么也躲不过的。
无奈之下,他只好亲自去审理纥干承基!
……
东宫之中,李承乾加紧了行动步伐。
“太子殿下,左武卫里头,已经有两名校尉愿意弃暗投明,听从太子殿下的号令;右武卫那边,我也接触了两个人,现在还没有得到准确的答复。除此之外,这段时间我也陆续招募了一批江湖游侠,冲入到东宫千牛备之中,尽可能的提高进攻大明宫时可以调派的人马。”
贺兰楚石现在是作为侯君集的代表,在跟李承乾汇报着准备情况。
作为朝廷重臣,侯君集如果私下进入东宫,会吸引许多人的关注,不利于谋划大事,所以这段时间基本上都是贺兰楚石在中间居间协调。
“宫中宿卫呢?有什么进展没有?”
李承乾要谋反,跟其他人面临的状况不同。
像是李祐,他想要坐这个江山,必须面对大唐所有兵马的反攻。
但是李承乾的话,他最主要面对的就是护卫大明宫的将士。
当然,如果消息泄露,长安城内及城外的将士都是他的敌人。
“有!李安俨这个人,太子殿下应该还有印象吧?”
说到这里贺兰楚石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李安俨?就是魏征去年底生病的时候,父皇安排住在魏征府上的中郎将?”
李承乾并不是真的草包,作为李世民培养了十几年的接班人,他其实是有几分本事的,只不过史书和电视剧上把他说的太过不堪,所以才让人觉得他很窝囊。
像是朝中的将领及其家庭背景,李承乾基本上都门清。
就连李安俨这种李世民专门安排在魏征府上,为的就是及时将魏征的情况汇报给宫中的人物,李承乾都有印象。
“没错!就是这个李安俨。说起来,他当年可是隐太子李建成的属官,跟隐太子一样娶的是荥阳郑氏的女子,在玄武门之变的时候,他可是亲自带着兵马与陛下真刀实箭的打斗了一番,差点就坏了陛下的大事。
结果,陛下觉得李安俨这个人非常忠诚,事后不仅没有怪罪他,反而厚加赏赐,非常信任他,让他掌管宫中宿卫,封左屯卫中郎将。我阿耶跟他认识多年,也是多番笼络之下,他才同意站在太子殿下您这边。”
虽然左屯卫中郎将在护卫大明宫的力量当中,只算是一个中层官员,只有李君羡这样的将军才能调动整体的兵马。
但是,对于李承乾来说,一个中郎将就够了。
因为李君羡不可能每天亲自带着将士守卫宫门,真正一个宫门的守卫队伍,领头的就是中郎将。
换句话说,关键时刻,李承乾的人可以通过某个宫门,直接悄无声息的进入到大明宫。
这个意义可就太大了!
“好!真是太好了!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离东宫最近的建福门,就是李安俨守卫的吧?”
李承乾忍不住激动的站起了身。
在他看来,这一个李安俨,比得上外面的一万大军了!
“大明宫的各个宫门,都没有固定的守将,只是为了防卫方便,大多数时候都是同一个将领守卫一个宫门。这段时间,李安俨防守的都是建福门!”
“等到大事成功之后,你们都是功臣,都是会是大唐的国公!到时候,你们想要什么,都会有!”
李承乾心情大好,忍不住给贺兰楚石画饼。
这些人愿意跟着李承乾造反,不就是为了权利还财富吗?
只要自己能成功,这些东西都可以给!
“如今陛下身边有许多小人,这些人的存在,已经影响到了我们大唐的正常发展,清君侧是顺应大势的之举。只要到时候太子殿下登基之后,做出丰功伟绩,百姓们自然就会感恩戴德!”
“嗯,等一切准备妥当,孤就亲自领兵,来个清君侧!”
此时此刻,李承乾已经下定决心不等了。
“太子殿下,我们安插在刑部的胥吏突然来到东宫门口,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见您。门房询问他有什么事情,他也不说,一定要见到太子殿下之后才肯说,话说务必要立马见到太子殿下,否则就会大祸临头!”
就在此时,太子千牛备身冯孝约从外面走了进来,汇报了一个奇怪的消息。
“刑部的胥吏?”
李承乾肯定是记不住自己在刑部安插了什么人,因为这些小人物都不是他亲自安排的。
“没错!纥干承基前两天被刑部带走了,也许这个胥吏要说的东西跟纥干承基有关系!至于所谓的十万火急和大祸临头,很可能只是这个胥吏为了体现自己的重要性而杜撰的。”
冯孝约觉得这样没头没尾的给李承乾汇报消息,很丢自己的面子,但是那个胥吏这样说了,他也不敢擅自做主说不让他见李承乾。
所以,给他上一点眼药,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纥干承基是太子殿下的贴身护卫,掌握了我们的很多事情。如今这个刑部胥吏跑过来报信,属下倒是觉得太子殿下不妨见一见!”
一旁的贺兰楚石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东宫的大事,如今正进入到关键时刻,任何意外都需要尽量的避免。
如果刑部这个胥吏汇报的东西是虚惊一场,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万一人家真的送来了什么重大消息,错过了可就可惜了。
信息的重要性,不管是在那个时代都一样。
“行!那就见一见吧!”
伴随着李承乾的这话,很快就有一名刑部的胥吏被带到了李承乾的面前。
说是胥吏,其实这家伙也算是刑部大牢里头的胥吏头头,对于牢房里的事情最是熟悉。
当初东宫的人会收买这么一个人物,也并没有抱着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好处的希望,没想到现在似乎能够发挥一些作用。
李承乾不由得对自己花掉的钱财,少了几分心痛。
“太子殿下,请屏退无关人员!”
刑部的这个胥吏被带到李承乾面前之后,居然没有太多畏惧,反倒是四处打量了一番,然后说出了一句让冯孝约很是不爽的话。
无关人员?
难道是说他?
“这些都是孤身边值得信任之人,东宫之中,没有什么消息是需要对他们隐瞒的!”
李承乾倒是很知道抓住时机拉拢身边的人心。
虽然冯孝约等人本来就是东宫这条船上的人,但是如果船长能够时不时的关心一下大家的话,凝聚力还是可以增强不少的。
“太子殿下,草民赵财,刚刚从刑部大牢过来!”
“赵财?”李承乾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句,说:“你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
“纥干承基招供了!”
“嗯?”
李承乾显然没有明白赵财话里的意思。
“招供什么?莫非他真的跟阴弘智有勾连?”
“不是,纥干承基的供词里头,虽然也有跟阴弘智相关的内容,但是无关大局;现在危险的是,他在大刑伺候之下,居然诬告太子殿下要谋反!”
赵财显然不认为李承乾会真的谋反,他还以为纥干承基为了给自己脱罪,在那里乱咬人,所以才紧急把这个消息给带给了李承乾。
要不然,他一个刑部的胥吏,听到东宫要造反的消息,哪里还敢过来?
如今长安城内是什么局面,这些各个衙门的胥吏是最清楚的。
别说李承乾造反,就是所有的王爷加起来,一起图谋不轨,都别想成功。
“你说什么?纥干承基居然说我要谋反?”
李承乾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如果站在他身边的话,还可以看到他的手掌在轻微的颤抖。
当然,这个时候他还能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对啊!纥干承基这个白眼狼,太子殿下待他恩重如山,他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居然诬告太子殿下谋反,还有声有色的介绍了不少内容。如今刑部刘尚书已经亲自在审理纥干承基,想必很快就会把这个消息跟陛下进行汇报。”
涉及谋反的内容,不管是哪个官员都不敢擅自处理,肯定会第一时间向上汇报。
而刘德威作为刑部尚书,虽然还有直属上司,但是赵财认为他直接向李世民汇报的可能性更大。
因为六部的尚书,本身就可以随时面圣。
“刑部不是因为齐州谋反的案子牵连到纥干承基,所以带他回去审理的吗?”
李承乾身边,贺兰楚石的面色也非常难看,不过看到李承乾听了赵财的话之后,脸色发白的坐在那里,连忙站出来接着询问。
当务之急,肯定是要把发生了什么事情搞清楚,这样才好判断下一步要怎么做。
“没错!却是是这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审着审着,纥干承基就开始招供各种各样的东西了,最后就诬告起了太子殿下,实在是太可恶了!对付这种小人,太子殿下一定要提前做好应对,免得到时候被他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纥干承基都是怎么说太子殿下谋反的?”
“他说太子殿下早就不满陛下偏爱魏王殿下,同时又说太子殿下曾经安排他出手对付太子左庶子,遭到了百官弹劾,担心陛下另立储君……”
伴随着赵财的话,贺兰楚石也站不住了。
赵财可能以为纥干承基在那里胡说,但是贺兰楚石不同,他是参与了东宫这几年所有大事的人物啊。
纥干承基哪里是胡说,他是真的在招供啊!
难道他是魏王安排在东宫之中的奸细?
一定是这样,要不然不可能突然之间就招供了这么多东西!
“太子,太子殿下……”
贺兰楚石忍不住拉了拉李承乾的衣袖。
“啊?啊!怎么办?我要怎么办?父皇肯定很快就会知道这个消息!完了,我们完了!”
李承乾失魂落魄的坐在位置上,刚刚的雄心壮志都一去不复返。
有心算无心,还有成功的可能!
在李世民已经知道自己要造反的情况下,李承乾根本就看不到自己还有任何成功的可能。
他连继续反抗的心思都很难再生起来。
“太子殿下,为今之计,就只能趁着陛下还没有收到消息,我们立马动手了!”
听着李承乾和贺兰楚石的对话,赵财也一脸茫然。
什么情况?
难道纥干承基说的都是真的?
太子殿下真的准备谋反?
然后,自己还给太子殿下通风报信了?
赵财的脸色,也立马变的惨白惨白,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对!动手!立马动手,贺兰楚石,你立马出宫,把情况跟侯将军说明,让他赶紧动手,一旦他开始行动,孤也会让东宫护卫开始动手!”
李承乾觉得自己完了!
但是他不甘心!
哪怕是明知道要失败,他觉得自己也要堂堂正正的跟李世民掰一次手腕!
“遵命!”
贺兰楚石这个时候也不再磨叽,立马快步离开了东宫。
……
狄仁杰和卢照邻出了刑部大佬,立马纵马奔驰,也不管这样会不会扰民了。
今天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处理能力。
一旦这个消息传开,会给大唐带来多大的影响……
狄仁杰简直不敢想象。
“我要见师父!”
当狄仁杰来到楚王府别院的时候,不出预料,李宽还没有起床。
只要没什么事情,李宽是不会在十点前起床的,甚至直接就是吃中午饭的时候才起来,这个情况,楚王府上下都已经一清二楚。
“狄郎君,你稍等,我这就去通知王爷!”
晴儿一看狄仁杰这幅表情,就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所以丫鬟狗仗人势,吃拿卡要,要不然不去通报的狗血剧情,自然不会发生。
“怀英来了?他不是去刑部……”
当李宽懒洋洋的钻出被窝的时候,刚开始还没有什么反应,不过,猛然间……
李宽似乎猜测到了狄仁杰过来所为何事。
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
“走!去书房!”
李宽在晴儿的伺候下,很快就穿好了衣服,然后直接跟狄仁杰去了书房。
闻讯赶来的程静雯和武媚娘,也差不多时间出现在了书房里头。
“师父,之前我们审理燕弘信的时候,他供出了东宫的纥干承基,所以刑部派人去把纥干承基带回来审理;就在今天早上,纥干承基招供了一件天大的秘密。”
狄仁杰说完,还等着李宽反问“什么天大的秘密”,然后自己再接着说出这个惊天动地的大新闻,结果,李宽也好,程静雯和武媚娘也好,都只是盯着狄仁杰没有说话。
这让他稍微尴尬了一秒钟,然后立马接着说道:“太子殿下密谋造反!”
“太子殿下密谋造反?”
程静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叹。
“果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啊。”
武媚娘似乎早就猜测到李承乾有一天会走上造反的道路。
反倒是李宽没有说话,也没有故意做出什么惊讶的表情。
这个时候,他在思考着长安城下一步将会发生的事情,自己需要做什么。
就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李承乾造反的局面跟历史惊人的相似,还没有正式动手,就因为纥干承基牵扯到了齐州叛乱的事情,导致东宫的密谋被发现了。
道初界
太子造反这种事,如果动作够快,是有成功的可能的。
可是只要当今天子先反应过来,别说现在在位的是李世民,就是随便哪个皇帝,也能轻易的掌控住局面。
毕竟,京城绝大部分的武装力量,都是掌握在当今天子手中;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太子也别搞什么造反了,早就顺利登基了。
“师父,我们要怎么办?”
狄仁杰看到李宽一直没有说话,忍不住发生催促了一句。
不过,他的语气之中已经少了不少慌乱。
“这个消息,现在知道的人有多少?”
“刑部的刘尚书,还有刑部大牢里头的胥吏,估计都知道了。现在的话,很可能刘尚书已经在去大明宫的路上了,陛下很快也会知道这个消息。”
狄仁杰看到李宽一直这么镇定,心中慢慢的也不再紧张。
细想起来,师父把自己安排在刑部去历练,虽然是以自己祖父的关系跟刘尚书打招呼的,但是狄仁杰觉得李宽这个做法,应该是别有用意。
现在再结合情况想一想,似乎很多事情早就在师傅的预料之中啊。
这么一想,后续的对策,师父肯定也早就有了。
“先看着吧,太子谋反,这是贞观年间最大的案子了,肯定不是一天两天就会有结果,但是想来也不会拖得太久。这段时间,你就先回观狮山书院好好学习,等到下半年或者明年,你就可以找个地方开始你的仕途了。”
虽然狄仁杰和卢照邻都是人中俊杰,但是年龄毕竟还太小,缺少历练,李宽不打算跟他们商讨过多的事情。
但是也不想他们继续介入到这个案子中来,所以干脆就让他们回到观狮山书院闭关学习得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王爷,太子殿下做出此等大事,储君之位必然不保,你有什么想法呢?”
等到狄仁杰和卢照邻离开了书房,武媚娘忍不住将自己心中的问题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