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催妝-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相伴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画是个能屈能伸的人,也是个审时度势的人,更是个会权衡利弊的人。
宴轻这般抗拒她,自然是有理由的,谁让被他知道了她算计他呢,她算计人的确是不光彩,他本不打算娶妻,却被她算计,利用悯心草,利用他心底的善心和愧疚之心,演了一出自认天衣无缝的戏码。
他这样的人,从小聪明到大,被她算计了这么久,掉进了她的坑里,有多郁闷多愤怒,她都能想到。
若是她不赶回来,他肯定不会娶她。
如今是碍于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才迫不得已娶了她,她若是再不知趣点儿,没准还真会被他刚娶进来就送回凌家去。
吸血殿下请留步 蓝旅人
如今能把她娶进来,不代表他那股气就消了,事情就这么让她轻轻松松过去了,他肯定是要跟她算账的,没暴露之前,他让管家给她修葺这处院子,就没想与她住在一起,更何况如今她暴露了算计他之后,所以,凌画也没想太过强求。
若不是太后说有个好开始就有个好兆头,她早就睡了。
宴轻脸色依旧不好,咬牙说,“你说的今夜是怎么个意思?”
凌画眨眨眼睛,“就是吃饺子,喝合卺酒,然后一起入睡。”
宴轻看着她,“你睡地上?”
凌画:“……”
不至于吧?要让她新婚夜睡地上这么狠的吗?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宴轻斜睨着她,“我听四舅兄说,你没那么娇气,草棚也能睡的很香。”
这地上有地毯,不比草棚好入睡?
凌画看了一眼地面,无奈答应,“好,只要你跟我吃了饺子,喝了合卺酒,我就睡地上,你睡床上。”
反正关上门后,孙嬷嬷也不知道。
宴轻啧了一声,“你如今倒是好性子。”
凌画委屈地看着他,“我做错了事情,在你没原谅我之前,我也不敢不好性子啊。”
她如今还敢使性子闹脾气吗?自然是不敢的。
哪怕人家夫妻都是新婚之夜夫君哄着媳妇儿说着情话相拥入眠,在她这里,就别想了,不被他扔出门去,就已经是他心善了。
宴轻眯了下眼睛,“你还想着我原谅你?”
凌画点头,“是啊。”
自然要原谅的。
“你想怎么才能让我原谅你?”宴轻冷笑,“我不娶妻,你利用悯心草算计我娶你,你觉得,你能做什么?才能弥补我已娶妻的事实?”
凌画没有丝毫愧疚之心,若是她不算计他,如今也站不到这里,被他娶不进门,住不进他的院子,她正因为黑心,才能越过那么多喜欢他的女人嫁进来,她仰着脸不要脸地说,“我赔你一个媳妇儿?”
宴轻差点儿把她扔出窗外,危险地看着她,“你再说一遍。”
他要的根本就不是媳妇儿,他乐意独自一人,她如今也真敢说。
凌画抱着他的胳膊,扯他的袖子,小声软软地喊他,“好哥哥,我错了,还不行吗?那你说要怎样?只要我能做到的事儿,我都依你,你揍我一顿?把我打成猪头?只要你能出气,怎么着都行。”
反正,我已成了你媳妇儿了,付出了这么多代价,再付出更多点儿怕什么?
算计人,本来就是要付出代价的。
宴轻低头瞅着她,“把你打成猪头?”
她这一张脸,如花似玉,欺霜赛雪,打成猪头还能看吗?
“只要你能出气。”凌画很是豁得出去。
宴轻嗤笑,“你是觉得我会对你心慈手软?你这么说,是笃定我不会这么做?才敢这么说?你不是爱美喜欢美色吗?”
凌画眨眨眼睛,“打成猪头,我顶多一个月不出门,也不影响我的美色。”
宴轻一点儿也不觉得消气,看着她这副样子,相反更是憋着气了,“别人惹我发了大火,我可不会做这么丁点儿没什么实质报复的事儿,我要做的,比你说的猪头,狠多了,而你,算计我,比这些年得罪过我的所有人都严重。”
凌画看着他,她已经算计了,得罪了,后悔也没用了,再说,她一点儿也不后悔。
无常异闻
宴轻慢悠悠地说,“萧泽派了东宫的幕僚姜浩来告知我你没有去江南漕运,而是去衡川郡找萧枕了,你知道姜浩来到端敬候府后的下场吗?”
凌画不可思议,“萧泽还有这操作?”
萧泽疯了吧?他不知道宴轻不能惹吗?还主动惹上宴轻?她就说她的计划天衣无缝是怎么暴露在宴轻面前被他怀疑的呢?原来症结在这里。
萧泽找上宴轻,是知道她扶持萧枕,被她逼急了吧?
宴轻皱眉,“你没听到我说的重点吗?”
“重点是什么?”凌画自然知道他要说的重点是什么,但她还是想明知故问,因为猜到宴轻的脾气,姜浩怕是没啥好果子吃。
宴轻气笑了,“那我告诉你,他被我让云落拔了舌头,送回了东宫,萧泽没敢找陛下告状,没能奈我何。”
凌画夸赞,“做得好。”
她是真觉得做得好,多嘴多舌的,跑上门嚼舌根子,就该拔了他的舌头。
宴轻看着她,“所以,你呢?你觉得,我把你打成猪头就够了吗?”
凌画立即说,“我与姜浩自然是不一样的,我嫁给你,以后可以给你洗衣做饭,做衣缝衣,沏茶酿酒,还可以陪你下棋看书,还可以陪你玩,为你做许多事儿,一辈子那么久呢,你随便使唤我,我总能够补偿你的。”
宴轻一噎。
凌画软软地看着他,“好不好?我都嫁给你了,若是你也拔了我的舌头,或者拧了我的脑袋,也只能消一时之气,若是一辈子奴役我,不比什么都能让你出气吗?”
宴轻冷笑,“我奴役你一辈子?”
她是能让他奴役一辈子的人吗?看看这伶牙俐齿,舌灿莲花,诡辩狡辩,他差点儿要被她说服了。以后更是指不定怎么能哄骗他。
凌画赤诚地看着他,万分认真,“你要相信我,我以人格做保证。”
“你有人格?”宴轻一点儿也不相信她。
凌画觉得她在宴轻心里的信任度怕是深入地底下都拽不出来的那种。
她叹气,“我真有人格的。”
她抱着他胳膊晃,没力气像以前一样能摇着他的胳膊大力晃,如今幅度十分微小,但这种微小的晃动,配上她软软纤细没骨头虚虚弱弱的身子,以及她这张娇娇柔柔的脸,艳若桃李,如三春海棠,他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又咬牙,“松手,不准撒娇!”
谁教给她的,明明能站在朝堂上和朝臣口诛笔伐牙尖嘴利争锋不让的人,怎么到了他这儿,就这么会撒娇?
她属猫的吗?
凌画不松手,依旧软软娇娇,“哥哥,你先答应我,我就松手。”
画本子里说了,什么是闺房之乐?那就是女子要学会撒娇哄,男子要学会哄。
宴轻扭开脸,声音从牙缝里挤出,“凌画,给你脸了是不是?”
是不是看他半天没发火,一直忍着她,她顺着杆子爬,蹬鼻子上脸起来了?
凌画看着他,见他似乎真要忍不住对她发飙了,她慢慢地一点点地松开了手,但也没全松开,而是拽了他衣袖一角,委委屈屈,“我松开你,你真走的吧?明儿姑祖母会不会觉得我没用,新婚之夜,都没能留住你,以后姑祖母该不喜欢我了吧?我去长宁宫敬茶,她会不会给我脸色不喝我的茶?我以后再去长宁宫请安,她会不会连门都不让我进?还有,你的那些兄弟们还都在前院喝酒吧?若是被人知道,你今夜没与我住一起,那我怕是会被人笑话死。”
宴轻又转过头来,评价她一句,“诡计多端,巧舌如簧。”
凌画:“……”
她如今是在他心里有多没好感度?她说了这么多,只得他这一句评价。
她泄气,似乎精气神一下子被抽干了,彻底松开了手,委委屈屈小声说,“那即便我诡计多端,巧舌如簧,你真扔下我不管了啊?”
疯妃传
我可是你麻麻烦烦娶进门的呢。
宴轻真想说不管,但看着凌画娇娇弱弱的样子,此时她就如一个即将被丢下的小可怜似的,他又气又恨,“你睡地上。”
凌画一下子又有了精神,痛快答应,“行,床给你睡。”
这个季节,地上还真不冷,随便给她一个地方,她如今都能睡死过去,哪管它地上不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