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ptt-第1184章黑夜別出門,鬼神域的夜推薦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看着徐子墨一步步走来,玄明眼中不但没有惊慌,反而是更多的憎恨。
“我很喜欢你这种眼神,”徐子墨笑道。
他一伸脚,直接将玄明踢飞了出去。
玄明的身体重重的撞在了旁边的青龙刀上,一瞬间体内的五脏六腑都要呕吐出来。
玄明挣扎着想继续站起来,可惜自身已经不允许了。
“这位朋友,没必要赶尽杀绝吧,”上方飞霖站出来说道。
“天圣学院的学生玄明也饶了一命,就当是来往不打不相识罢了。”
“你也要下来试试吗?”徐子墨反问道。
飞霖沉默了少许,随即淡笑道:“那你随意。”
他说完之后,便转身直接离开。
“怎么?不做裁判了?”徐子墨说道。
他转过视线,再次看向玄明。
“你敢杀我,”玄明冷声说道。
“用我的刀沾你的血,算是玷污了我的刀,”徐子墨回道。
他抬起脚,没有丝毫的留情。
右脚狠狠的踩了下去。
只听“轰”的一声,仿佛西瓜被踩爆般,鲜血直流,脑浆炸裂。
许多人看到这一幕,下意识的闭上了眼。
“诸位戏看够了,有人要下来陪我演吗?”徐子墨环视四周,问道。
许多人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看到无人敢应答,徐子墨一跃而起,跨上了点战台上。
“走吧,”他看向蒋莫子几人,说道。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蒋莫子沉默了一下,想劝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沉默了下来。
“夜弥大人让玄明安排我们的住处,如今弄成这样,可怎么交差啊!”
“你们要是不介意,就跟我走吧,”一旁的白袍女子突然说道。
“你是?”蒋莫子疑惑的问道。
“兰残音,尊堂的弟子,”女子兰残音回道。
“我们那里有些空房,可以暂时安排你们休息。”
“那就多谢了,”蒋莫子连忙回道。
事到如今,他也没有选择的机会。
至于玄明的死,九鬼学院会不会追究,那就听天由命了。
鬼神域危险无比,哪怕是九鬼学院,也不见得就一定安全。
所以有个安身之所,是何其重要。
众人跟着兰残音的身影,一路朝九鬼学院深处走去。
“接下来你准备做什么?”谢长留在一旁看着徐子墨,低声问道。
“先待一段时间,等熟悉鬼神域后再说,”徐子墨回道。
要打开放逐远古魔窟的封印,就必须集齐九大古神的传承问道。
这鬼神域辽阔无边,说不定会有线索。
而且如今也是积攒实力的时候,以后要面对十大家族包括圣庭,都是狠角色。
…………
众人跟着兰残音,一路走进了一处十分古老的庭院中。
这庭院的建筑目光所视,便能看出年代久远。
一间间的房屋残破不堪,灰暗的一排排大殿散发着浓郁的腐朽气息。
徐子墨环视四周,庭院的中央载种着一棵白骨树。
正所谓白骨身,白骨心、白骨皮,以及白骨果。
这棵树便是全由白骨凝聚而成,它的树下,埋葬了无数的骨骸。
那一个个枯骨睁着绿油油的眼睛,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白骨树上结着白骨果。
与人参果相似,都是人形,只不过没有血肉,全是骨头。
“兰师姐好,”来来往往的弟子看见女子,都会自觉问候一声。
这也看的出,女子的身份尊贵,并不简单。
兰残音一一点头,最终身影停在了一处房屋前。
依旧是破旧之姿,房屋的上面,大片的蜘蛛网垂落下来。
抬头看,有一只偌大的蜘蛛趴在网中,正好奇的瞪着眼睛看着众人。
“小梦,别吓着别人,”兰残音一挥手,赶走了大蜘蛛。
解释道:“它从小就生活在这,不伤人的,只是有些调皮。”
徐子墨微微点头。
兰残音推开房间的大门,里面的场景倒算是干净。
“你们别嫌房间破旧,我们尊堂的建筑物都这样。
毕竟是从古老的鬼神之战遗留下来的。”兰残音解释道。
“有的住就不错了,”蒋莫子苦笑道。
若是知道会如此,他还不如留在凡域。
徐子墨抬头看了看,这里确实充拭着浓郁的神力以及鬼气。
虽然看不见,却布满整个虚空。
“行了,你们就住在这吧,没人会打扰你们,”兰残音拍了拍手,回道。
她说完之后又看向徐子墨,说道:“有机会跟你请教请教。”
徐子墨没有回答,按理来说他懒得请教这种事。
但毕竟对方安排了住处,算是一个人情。
兰残音走了几步,突然转过头,说道:“哦,对了,忘记提醒你们一件事。”
“什么?”徐子墨问道。
“你们初来鬼神域,应该还不清楚吧,”兰残音说道。
“每天晚上八点以后,这个世界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要离开房间。
不管不问,做到这四个字。”
兰残音说完之后便离开了,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蒋莫子明显知道些什么,解释道:“这鬼神域的特殊之处便是如此。
早八点到晚八点,可以随意活动。
晚上八点以后,是鬼神的时间,任何打扰的人,都会被鬼神带走。”
“这么可怕,”有学生惊道。
“鬼神域中,千奇百怪的事情多了,你们以后就懂了,”蒋莫子回道。
众人抬头看了看天色。
这里的天永远都是灰暗的,一成不变。
“这也看不出白天黑夜啊,”有人吐槽道。
“这个世界流行一种斑玉,斑玉亮时,便是白天。
斑玉暗后,则是夜临,”蒋莫子回道。
“斑玉以后再找,但如今算算,也该到晚上了,大家早早休息吧。”
众人看着身后一排排的房间。
各自找了一间房子准备休息,而且身受重伤,也要恢复调养。
徐子墨回到房间后,并没有睡,而是看着窗外,静等夜晚的来临。
…………
昏暗的夜晚柔和的吹着。
窗外的白骨树原本平静的枝条缓缓漂浮着。
一点点,一点点。
直到最后,枝条的摇晃越来越剧烈,甚至开始了疯狂。
虚空中,神力与鬼气杂乱了起来。
混淆在一起,又好像彼此对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