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戶外直播間 ptt-第二百五十六章 應是天仙狂醉,亂把白雲揉碎!展示

戶外直播間
小說推薦戶外直播間户外直播间
宁飞看到弹幕,才知道自己又被新闻提到了。
“我就是堆个雪人,不至于吧。”
宁飞自己也很错愕。
他今天没有上网,并不知道自己堆完雪人后,在社会上掀起了多大的狂潮。
先是热搜讨论、称赞。
然后,是有几个网友也开始秀自己堆的雪人。
再然后,参与堆雪人的人越来越多,热度越来越高,堆雪人挑战直接火了。
上到政府机关、下到私营企业,都在组织员工堆雪人。
对于一些私企来说,这是一个打广告最好的机会。
如果他们堆的雪人能拔得头筹,那么指定就会在华夏最大限度的露脸。
而很多家庭也觉得这项挑战很有意思,纷纷约着朋友们出来堆雪人玩。
于是,城市里出现了很有意思的一幕。
放眼望去,马路两侧到处都是人们在堆雪人。
环卫工人也傻眼了。
以前都是他们将道路两侧的雪扫到树坑里,或者堆成一堆。
现在不用他们在干活了,人们抢雪都来不及。
这是一项很有意思的运动。
有的时候,一项行为本身并没有什么,这项行为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却显得非常重要。
宁飞堆了一个飞奔的骏马的雪人造型,引领了堆雪人的狂潮,让社会多了些和谐和欢笑,这就是好事。
回到清风观,宁飞又和网友们闲聊着。
“雪历来也是华夏古人歌诵的对象。”
“毕竟古代的冬天人们没什么事,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娱乐方式,所以很多文人喜欢下雪的时候在凉亭集会,卖弄下文采什么的。”
“问大家一个问题,如果让你描述雪很大,你们会怎么描述。”
雪天过后,宁飞和网友们这么互动,大家也觉得很有意思。
“形容雪很大?鹅毛般的大雪铺天盖地的落下来,怎么样?”
“我觉得应该是‘你不要再打电话了,我怕夏洛误会’。”
“哈哈,前面的答案满分。”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那要是形容雨很大呢?”
“不要再打了,你们不要再打了啦。”
“佛爷,二月红前来求药。”
“自古网友出人才,为什么你们的弹幕都有声音?”
大家聊的很欢乐。
宁飞看着弹幕,觉得很有意思,却也是笑了笑。
他本来以为大家会说“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之类的诗句。
但是显然并不是如此。
“宁观主,那你怎么形容雪很大啊?”
有网友问道。
“古人形容下雪的诗句非常多,从小到大,我们在课本上也学过不少。”
“但我最喜欢的是这一句诗:”
“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宁飞温声说了一句。
他的声音本就柔和而又干净,网友们听到他说这句诗,都是觉得耳朵里一阵舒服。
“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网友们跟着喃喃一声。
“好诗,好诗啊。”
“这诗也太霸气了,是谁写的,怎么没听说过。”
“我刚查过了,写这首诗的诗人,是李白。”
“果然是李白,我就说只有这么他才能写出这么霸气的诗句吧。”
大家听到宁飞说出诗句后,都是热烈讨论起来。
因为清风观此情此景,很符合诗中的意境。
这个时候,宁飞也是悠悠解释道:
“这句诗的作者是我最喜欢的诗人,李白。”
“意思是天仙豪饮了银河的美酒酩酊大醉后,把白云揉得碎末纷飞,化作漫天大雪,遍地银涛。”
“这个比喻大胆新奇,新颖独特,惊人骇俗而又极合情理。”
“一个‘狂’字将天仙的仙气完完全全的展现出来。”
宁飞对这句诗称赞不已,网友们听了也是频频点头。
“我在宁观主的直播间学过地理、学过生物、现在又在学语文。”
“当年语文老师讲古文释意的时候我都没这么认真听过。”
“意境不同,感触不同,以前的时候觉得诗就是诗,但是现在我感觉诗就在我身边,我能感受到诗中的氛围,这种感觉真好啊。”
“以后再下雪,可以在妹子面前装一装了。”
“宁观主的气质太适合朗诵这句诗了。”
“姐妹们,赚钱吧,将来包养几个这样的古风美男天天给我们念诗听。”
“你们怕是在想桃子。”
宁飞也沉浸在李白的诗中。
这样的诗就是陈年的美酒,越回味越能感触到其中蕴含着的意境。
李白真不愧是华夏古往今来的大诗人,一生追求浪漫在他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有的时候,感觉来了,自然就要做些什么。
男人向来如此。
于是,宁飞又去屋里取出来笔墨纸砚,开始研墨。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宁观主这是又要作画吗?”
有网友问道。
宁飞摇了摇头,解释道:
“天仙狂醉,这样的画面,我不一定能画得出来。”
“因为想要画出这样的古画,心中必须要有神韵,要能契合到诗中的意境。”
“我没有真的见过或者感受过如此‘狂’的神仙,所以心中没有对画面的那种感觉。”
“我只是一时兴起,想把这两句古诗写下来罢了。”
宁飞本就擅长书法,毛笔蘸墨,提笔而起,然后在纸上勾勒,一番动作行云流水,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从上而下,从右往左,宁飞写下了这两句诗:
“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他的这句书法,蕴含了庄子的虚淡、散远和沉浸闲适,不求丰富变化,在运笔中省区尘世浮华,追求的是空远的意味。
这一个场面,很帅。
“果然长得帅的人干什么都好看!”
网友们欣赏着宁飞的字,心里暗暗想到。
……..
第二天,宁飞照常在直播。
门外的雪渐渐化了,黑帅英俊的雪雕塑也已经化的不成样子。
宁飞心里暗暗琢磨着,要不要再做一个木雕或者石雕,这样也能保存的时间更久一些。
“再说吧,还得看有没有合适的材料。”
宁飞心里暗想。
宁飞又去村子里买东西,路上,他遇到了村长,正迎面从秦山村北面走来。
网友们发现,宁观主出行,经常能遇到村长。
好像村长无处不在一样。
“村长,有什么事吗,看你愁眉不展的。”宁飞走过去问了一句。
“也不是啥大事,村北的李铁头儿不是今天要下葬嘛,他那条狗死活不让人埋,刚一堆人把那条狗给按住拴起来,才把李铁头儿埋了。”村长抽了口旱烟,摇摇头说道。
“是他那条有点儿发白的狗吧。”听到这话,宁飞也唏嘘一声。
“对,就那条,已经三天没吃饭了,我估摸着是活不了了。”秦正又叹了口气,旋即就走远了。
两个人的对话被网友们听到,大家对村长说的事非常感兴趣。
宁飞解释道:
“每个地方下葬的习俗不同,秦山村村里老人过世,会在客堂里摆放三天,然后去后山的坟地处下葬。”
“秦山村还允许土葬。”
“李铁头儿我听村子里的人说过,几天前去世了。他去世之后,他养的那条狗就一直不吃不喝。”
“李铁头儿的儿女一直在外面,一直都是李铁头儿的狗在陪着他。如今他的儿女回来办丧事,那条狗应该是不让别人将李铁头儿的遗体埋在地下。”
想到此,宁飞就打算去村北后山的坟地看看。
农村的丧葬这种事,按理来说是不能直播的,和现在宣扬的价值观不太相符,直播间会被封禁。
宁飞倒也没有立刻过去。
只是在下午的时候,宁飞去村北的后山那里看了一眼,没有直播后山的内容。
他在村北的后山可以看到,一片坟地中,有一座新坟,周围还有供台、水果,纸钱烧过的灰烬等痕迹。
宁飞一眼就看到了一条毛色有些发白的田园犬。
那条田园犬正趴卧在坟头的一侧,蜷缩着身体,闭着眼睛,貌似在安详的熟睡。
村长说这条狗已经好几天没吃过东西了。
旁边的供台上就有很多供奉的水果、肉等食物。
但是那条狗动都没有动。
它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它只想静静地陪着自己的主人。
毕竟,对于它来说,那个普普通通的老人,就是它生命的全部。
“汪!”
小犬在宁飞的脚边,远远也看到了那条狗,它叫了一声,似乎想要唤起些什么。
“小犬,走了。”
宁飞叹了口气,对小犬说道,然后转身离去。
他不想打扰那条狗。
小犬又驻足看了那条趴卧着的田园犬一会儿,然后转头看到宁飞已经走远,急急忙忙加快速度跟上了。
这一次的小犬,跑的速度格外的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