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5pk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百詭夜宴 txt-531 冥港的機遇讀書-np2ab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巨瀑城一年内爆发了三次鬼奴暴动,而且一次比一次闹得厉害。消息传到冥港,各位高层对此也是议论纷纷,不过大多都保持了一种轻松的心态,包括我自己在内。
七郎得知这个消息后,却表达了完全不同的看法。他专程私下来找我商议,一开口便道:“听说港主打算对此轻描淡写,置身事外,我不得不说:港主此言差矣!现在我们好像只需要隔岸观火,事不关己,但如果任由事态这么发展下去,冥港迟早也要受到牵连!”
天生 神醫
“哦,此话怎讲?”我疑惑问道。
七郎道:“其一,冥港目前的发展模式,非常依赖与其他阴城之间的商业贸易往来。不论是巨瀑城也好,千岛城、蛇湾也罢,城内的治安一乱,这生意就做不下去了。因此,冥港虽无近忧,却有远患啊!”
“其二,频繁的鬼奴暴动终会让巨瀑城不堪其扰。从韦城主的角度来看,他只有两种解决方式。要么学冥港,解放所有鬼奴,要么就祸水东引,把怒火都发泄到冥港来。只要能击败冥港,就能戳破那些鬼奴对于冥港的美好向往,摧毁它们的妄想!”
“你觉得,以韦城主的性格和作风,他会选择那一种方式呢?”七郎说完,便颇有深意地看着我问道。
重生:冷面军长的霸气娇妻 芩断断
哼哼!巨瀑城的那位韦城主,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守财奴,要想让他主动废除奴制,解放手下的数万名鬼奴,简直就是比要了他的命还可怕!
神战花都 寒江醉友
但我还是有些不服气,便反驳道:“鬼帅莫忘了,巨瀑城在三年前就曾经来进犯过冥港。那时的冥港才刚刚成立,势单力薄,但依然守住了城池不失。而现在的冥港早已今非昔比,军事实力也已经超过了巨瀑城,韦城主就算再看不惯冥港,又凭什么来击败我们?”
“假若是巨瀑城、千岛城和蛇湾三家联手呢?”七郎似笑非笑,却依然语出惊人。
豪门蜜爱:首席盛宠小萌妻
我迟疑道:“不太可能吧?”
“千岛城和蛇湾也蓄奴,同样也在近期爆发了鬼奴骚乱,虽然规模比不上巨瀑城,但如果任由这种势头发展下去,迟早也要玩完!所以,冥港对于他们三家来说,现在已经不单单只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而是毒瘤!”
我不禁沉默了,七郎的话确实不无道理。冥港的存在就好比是阴城中的一个异类,废奴的规定固然吸引了大量的鬼修前来投奔,其中还不乏从上述三城逃跑出来的鬼奴,长此以往,冥港必定会成为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总要除之而后快!
“那依你说,冥港该如果自处?”我问道。
重生之大学霸
七郎直视我的眼睛,面色严肃,“鬼奴暴动对于巨瀑城来说是灾难,但对于冥港来说,却是一次大好的良机。若是任由机会从我们的手边溜走,实在是太可惜了!天予不取,必遭反噬!如果我们不早一步下手,恐怕下次遭殃的就是我们了!”
我听了便是一惊,道:“你的意思是,冥港应该主动挑起战争,趁乱攻打巨瀑城?”
“正是如此!”
“不!”我断然摇头,正色道:“不管怎么说,冥港与巨瀑城之间终究还是有一纸合约在的,无端出兵,从道义上就讲不通。师出无名,胜亦无功!”
“如何没有道义?冥港讲求人鬼平等,出兵巨瀑城就是为了解救饱受压迫的鬼奴。只要我们喊出这个口号,巨瀑城中的鬼奴就会响应我们,到时候里应外合,何愁攻不下巨瀑城?”
神醫 狂 妃
我看着七郎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这才醒悟过来,质问道:“原来说来说去,你力主攻打巨瀑城,就是为了实现你的理想,你的大义?”
剑动映天 傲视群雄天城
攝影 屍
“没错!”七郎毫不退缩,竟然承认了,“我组建鬼军,目的就是为了推翻地府,解放受压迫的鬼。我当初率鬼军来冥港与你结盟,也是因为你和我有同样的理念,希望人和鬼都能在阴间和平共处,建造一片亡者的乐土。”
“翟港主,冥港只是一个阴城,不论它发展得再好,终究也脱离不了阴间这个世界的包围。要想继续立足于阴间,要么努力去适应这个世界的残酷法则,要么就要奋力去改变这种不公平的法则。现在,你打算永远做一个低眉顺目的服从者,还是做一个匡扶正义的反抗者?”
我被七郎说得哑口无言。确实,这几年冥港的快速发展,竟把我的眼界给局限住了、迷惑住了。一座阴城,哪怕发展到了如同左丘城那样的庞然大物,依然不得不屈服于地府的威压,称臣纳贡,任凭差遣。更何况,冥港还是地府眼中的心腹大患,只要有机会必定会再次前来讨伐。
除了地府,巨瀑城、千岛城和蛇湾这些附近的大阴城,即使表面上依然愿意与冥港做生意,但恐怕私底下也早已将冥港视作大敌。或许,他们现在欠缺的只是一个联合出兵的借口罢了。与其干坐着错失良机,还不如主动出击?
七郎见我还在犹豫,便继续劝说道:“即便不论那些大道理、大口号,就从冥港的角度来看,现在我们兵强马壮,人口和经济也都已经发展到了极限,没有多余的土地了。我们修炼功法会遭遇瓶颈,冥港的发展同样也会如此。要想突破眼前的困境,冥港就必须要向外扩张!”
“还有,翟港主。”他突然放低了声音,冷笑道:“于公于私,巨瀑城的韦城主可没少害过你吧?”
最后这句话一下子就点醒了我。确实,我对韦城主全无好感,他前有甘当地府的鹰犬来攻打冥港的恶行,后又封闭阴脉通道,间接造成了我师父的死。说起来,这个韦城主,也算是我的一个仇人!
爸爸,妈妈今晚不回家 纤依
我禁不住有些被七郎说动了,但还是在犹豫不决:“话虽如此,可前三次冥港与外界发生战争都是因为遭到侵略,这次却是要主动去攻打别人,我怕军中众将多有非议呀!”
“那就再召开一次军帐合议!”七郎坦然道,“集思广益,让大家用投票来一起做决定!”
冥港与鬼军结盟以来,这是第二次召开军帐合议。上次针对如何抵御地府阴军的讨伐,大家畅所欲言,虽然一开始各有主张,但最后还是统一了意见,齐心协力击退了阴军。这次则是商议要不要向巨瀑城宣战,却不知结果如何?
我刚把议题说完,三只鬼王就开始嚷嚷起来:“打!打!打!那些鬼奴都是我们的同胞,它们就是因为被那帮该死的奴隶贩子压迫得太久了才起来暴动的,我们也早就应该出手相助,去解救它们了!进攻巨瀑城,解放鬼奴!”
“我反对!”
一个高亢的声音从我身后喊了出来,竟是汪守。他也是鬼修,居然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开战,倒让我颇感意外。
汪守道:“巨瀑城蓄奴已久,都已经上百年的历史了,又不是最近才有的。我也同情那些鬼奴,但冥港目前还是应该着眼于自己的发展,不能主动去侵略别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对面的陆之道听完汪守的话,便第二个站出来发表意见:“汪副港主心存仁慈,但别人可不会这般好说话。大家难道忘了,巨瀑城之前干过的坏事了吗?先是借地府的名义来攻打冥港,此后又给阴军提供粮草、军器,这样的邻居若是还继续留着,恐怕下一次还会帮着别人从背后捅我们刀子!”
“嗯,从军事角度上来说,巨瀑城的所在正好是方圆八百里内数条主要河道的汇集地,战略位置非常重要。若是能攻占巨瀑城,再加上冥港的水军优势,就算阴军倾巢而出,我们也不用怕他们了!”邬芳也对陆之道的意见表示了赞同。
这下子,鬼军一边的将领态度都基本一致了,加上七郎,六票全部赞成开战。但还是需要看我这边众人的表态。
汪守还是极力表示反对,又去催促讥讽鬼发表意见,道:“你也说说看,你一向不是都反对打仗的吗?”
讥讽鬼却迟疑了,挠了挠头,道:“今日不同往日,以前冥港实力弱小,现在则是兵强马壮。再说,单纯从发展的角度来说,冥港确实也需要扩张了……”
原來 我 是 妖 二 代
“你们几个呢?”汪守很着急,又去询问柳寒、三刀和铁头的意见。但这三个似乎还在犹豫,只是摇头不愿说话,反而转头来看我。
我心里叹了口气,知道我们这边的六票还缺乏明确和统一的意见,更多人都是在看我的表态。于是,我干脆道:“我不想独断专行,大家来民主投票吧。支持开战的请举手!”
果然,七郎那边齐刷刷地都把手举了起来,六票都赞同。而我这边的人都还在看着我,继续观望,也没有轻易举手。六票还差一票才能达到通过的票数。
其实,我自己到现在都还在犹豫。从道义上讲,趁人之危去攻打巨瀑城,肯定不是君子所为;但从现实角度去看,如果真的能攻占巨瀑城,对冥港确实好处要远远大于坏处!
“不支持开战的请举手!”我无奈又道。
汪守率先把手举了起来。他从一村之长干到现在的副港主,肯定希望冥港能保持繁荣稳定,不要轻言战争,想法自然要保守一些。但除了他以外,居然没有一个人再举手了,包括我自己在内。柳寒、讥讽鬼、三刀和铁头依然在望着我,默然不语。
我最后只得宣布:“六票赞成,一票反对,五票弃权。即日起,各军要积极整训备战,各司要尽力筹集粮草辎重,待一应准备妥当后,立即出兵讨伐巨瀑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