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華夏一家-第三五五章 就沒有龍井相伴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次日,赵晓兵再去找老曹交流讨论明年军事发展方向,竟然与老曹的想法不谋而合。
曹友闻很高兴,说他已经安排魏忠前往河北整治漕帮了,正打算和他一起谋划呢。
两人再次一起分析,研判情报,认定明年的确是发动东进沈州的大好机会。让新军放手打一仗看看,现在新宋政权稳定,不怕砸烂了坛坛罐罐,烂了再建。
两人议定后,老曹叫人将李兴志喊来安排部署,这次他和赵晓兵都不去前线了,就让李兴志前去指挥协调。
回到办公室,小丫头已经将龙井茶泡上了。
解决大事,赵晓兵一身轻松,乐呵呵地端起来喝了一口,味道很不错,不愧是做了几十年茶的老字号。
王翎过来陪他吃茶,小丫头奉上的却是抹茶了,他笑问就没有龙井?
舍不得让王大人品尝品尝?
丫头盯了他一眼,转身出去。
王翎感谢他的大力支持,觉得把合作社和交邮局都交给他,怕做不好,也担心吴谦起心结。
他说这个做事,压担子,又不是加官进爵发钱,无需多虑。
一则是那些机构设施原本大多都在社会部,是合理的安排。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華夏一家笔趣-第三五五章 就沒有龍井看書
二来全国已经统一,待江北几路稳定下来后财税总局很快就要单列出来,总体来看事务不多,是均衡的。
赵晓兵鼓励他大胆地干,一起努力将这个国家建设得越来越美好。
此时,小丫头将龙井端来送给王翎。
他一口下去,又饮两口,细细品过之后连声道好,说是他品尝过的最好的龙井茶了,小丫头在边上开心地笑了起来。
赵晓兵说主人家就在他边上呢,让他给杭州传信,明年的新茶成都要了,需做公平买卖。
王翎当场答应下来。
等王翎走后,小丫头开心地过来拉起他跳了起来,没注意触碰了小丫头的两座秀美大山,赵晓兵的脸刷地红了。
他马上将手缩了回来看向一边,定了定神才说道:“如此,便不愁你家茶叶卖不到好价钱了吧?先给家里去封信让老爹高兴高兴。”
小丫头开森地小跑着出去了。
赵晓兵看着远去的小丫头直摇脑袋。
想到她家乡狮峰茶山,再联想到后世听过的采茶舞曲,哼了两遍后在办公室默写起来,一上午都耗在里面了。
莹莹过来看见了,问她写给谁的,他说办公室的小丫头,女人用懂得起的眼光看他。
他笑着说人太漂亮了,撑不住,怕要陷了。
他叫莹莹安排一下,把女孩子送回去发展龙井茶。
女人玩味的问他,就不收进屋里来?
他冷眼瞄了一下莹莹说屋里的他都照顾不周,还收啥?
别瞎参乎。
说完,他收拾起稿子,拉着莹莹出城去安福塔寺给拥军上坟,完了又去拥军家里。
他老婆正好下班回家来,赵晓兵问嫂子缺不缺啥的?
女人说都不缺,区里对她很是照顾,两个孩子上学都是和易昌云一个学校,啥也不缺。
一晃快五年了,谈起拥军,女人脸上已经没有有了悲伤。
赵晓兵心里有些感慨了,当真是好死不如奈活。这人,还是活着的好,活着才能看到后面更加美好的世界。
傍晚,老曹叫上他宴请陈吉山,魏忠和穆桐,为河北凯旋三位大功臣庆功。
陈吉山指挥大军将敌人分割包围后,蒙军残余军心涣散,史天泽已经是无力回天。
当他们得知榆关被占,失去了出逃锦州的可能时士气更加低落,好些城池一触即溃,新宋军集中力量攻打燕京一日后,当天晚上其手下就打开城门降了。
史天泽人再好,毕竟还是头顶着蒙古走狗的帽子,他的手下七七八八的早就在另寻出路了。
还有不少的忠义之士踊跃为新宋军带路,报告敌情,战争呈现一边倒的趋势。
他见大势已去,在漕帮的掩护下化妆逃跑去了辽东。
新宋军结束了幽州战事后携大胜之势出榆关扫荡辽西走廊,一举攻克锦州后刹住战车,按照计划修关筑隘,排兵布阵转入防御。
而魏忠赶到河北前线时恰逢战事结束,陈吉山立即调动预备队协助穆桐回防漕帮作乱,安排部署完毕后魏忠就动手了。
尽管漕帮组织严密,但是又如何能与官府对抗?
再加上他们的帮助逃亡辽东,一时群龙无首,在军情司和警备队的联手打击下,漕帮的各个分舵很快灰飞烟灭。
一番审讯下来,魏忠在顺藤摸瓜进行清理,基本上打掉了其死心塌地当汉奸的忠实走狗。
随即,穆桐就在幽州到杭州的运河沿线发布筹建运输局的公告,招募艄公加入运输局了。
老曹是心情大好,河北大胜,不但收复了国土,打掉漕帮的同时还清除好几个依托蒙古势力为非作歹的黑帮会。
既净化了社会环境,也缴获了不少银钱,充实了新宋府库。
一桌子的人都是满心欢喜,喝了个痛快。
次日,赵晓兵让安宁陪着,一起为看望困难家庭。
安宁一定要去叫上彩霞,她说本来该是彩霞陪着他的,是她的出现让彩霞了失去这份乐趣,得弥补。
他心里升起一丝安慰,这身边的女人能互相理解,包容,体量,十分难得了。
在王翎的陪同下,走一整天完成了任务,三个人去琴台路搓了一顿才回去。
云朵说姗姗有喜了,他忙过去看。
珊珊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月事断了两月,医生一把脉,一准儿就判出个女儿来,肚子都微凸了。
赵晓兵假打,去贴着腹部听声音,被云朵扯住耳朵拉了出去。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華夏一家 線上看-第三五五章 就沒有龍井熱推
嘿嘿,这1244年真是大丰收了,几块地的种子都发了芽。
警卫来报:丁大人有请,过府去吃茶。
这有点晚了嘛,他叫吃茶有何事?
赵晓兵不明就里,带着安宁去丁辅家。
老爷子已经在客厅等着了。
坐下他就说西蕃的索朗大总管来信了,说逻些城最大的寺庙主持请给个封号,特来找他商议。
他问信上没说清楚吗?
老爷子说索朗主任还是想听听他的意见。
说着便将来信递给赵晓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