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墨桑 起點-第205章 油渣熱推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炒米巷里,那头猪已经分割明白。
剔出来的猪大骨已经炖了出来,大头拿着小刀,正对着一大锅骨头拆拆骨肉。
蚂蚱正将一大盆抹满调料的猪排猪腿猪胁条,一块块挂在现搭出来的简易草棚中,窜条趴在草棚下,调着一堆草药果木,努力要让这堆草药果木只生烟没有火。
这是他们往南召县的路上,学到的熏腊大法。
黑马和小陆子反穿着件白褂子,用白布包着头脸,只露出两只眼睛,正对着一口大缸,用力搅拌。
这是他们在鄂州学到的做米酒大法。
鄂州人过年,必须要有自家做的米酒。
黑马和小陆子都特别爱吃自家做的米酒,蚂蚱他们也喜欢吃,这自家酿米酒,一年前,就经大常点头,列入了他们过年的必备之一。
酿米酒的酒曲,也是他们从鄂州带回来的。
大常正包包子,看到李桑柔进来,指了指大头正在拆的拆骨肉,“晚上咱们吃拆骨肉炖酸菜,拌个菠菜粉皮,东桥镇邵家的绿豆粉皮,今年总算买到了,还有油渣萝卜丝包子,发面的。”
李桑柔松了口气。
她已经做好准备了,要是大常忙得连晚饭都不做了,她就还去张猫家吃饭。
幸好幸好!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李桑柔从挂在廊下的一排竹筐里,拿了包瓜子,坐到廊下,倒了杯茶,脚翘在炭盆上,烤着火,嗑着瓜子等吃饭。
“马爷在家吗?”院门外,传进来一句问询。
“找我的!”黑马一窜而起,奔向院门外,眨眼功夫就急窜回去,指着院门外冲李桑柔叫道:“老大老大!是公主是公主!”
李桑柔无语看灯笼。
宁和公主已经跟了进来,从二门外,先探出头往里看,顾暃从她肩膀后,也探头往里看。
这是她们头一回到炒米巷,实在是好奇极了。
“快请进。”李桑柔忙站起来迎出去。
“对对对!快请快请!”黑马一个疾转,掉头窜回去,点头哈腰往里让宁和公主和顾暃。
“你怎么这一身打扮?你刚才差点吓着我。”宁和公主站直,先拉了拉长衫,屏着气势迈进门槛,看着一头冲上来的黑马,忍不住笑道。
“就是,刚才你冲上来,我们还没看清楚呢,你就跑了,我还以为是怪物呢。”顾暃斜着黑马。
她刚才真吓着了。
“我在办年,酿酒!这是咱们鄂州的规矩。
“你们坐你们坐,先让我们老大陪你们说话哈,我先去把酒酿做好,这是大事,小陆子他一个人不行,这事得我亲自动手。
“你们先坐,先喝茶。”黑马一边说着,一边赶紧跑过去,接着酿他的酒。
公主虽然重要,但是办年这件事,更重要!
李桑柔看着黑马客气完,跑了,欠身往里让宁和公主和顾暃。
“怎么这会儿来了?有什么急事吗?晚饭吃过了没有?”李桑柔让着宁和公主和顾暃坐下,从窗台上拿了几支蜡烛点上,扎到旁边的烛台上,廊下顿时明亮起来。
“我才知道你回来了。”宁和公主一边仔细打量着四周,一边说着话儿。
“一早上,大相国寺那边递了信过来,说圆德大和尚和二哥他们回来了。
“我和阿暃就去了大相国寺,中午饭也是在大相国寺吃的,吃了饭又和二哥说了好一会儿话。
“回到宫里,说清风来过好几趟了,我就让千山去问清风什么事儿,千山回来说你回来了,我和阿暃就赶紧过来了。
“晚饭还没吃呢,你们吃过了吗?在院子外就闻到肉香了,你们做什么呢?”
宁和公主又闻了闻。这一回,她闻到的是浓浓的果木烟味儿。
“要不,你们先回去吧,今儿天也很晚了,明天咱们再说话。”李桑柔笑道。
“你们晚饭吃什么?挺香的。”宁和公主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伸头往厨房那边看,“都在忙啊,吃什么好吃的?忙成这样?”
“油渣包子,拆骨肉炖酸菜。”李桑柔有几分无奈的看着宁和公主。
“油渣是什么?”顾暃问了句。
“猪肥膘,把油炼出来,剩下的,就是油渣。那个扁竹筐里就是。”李桑柔解释了句。
顾暃站起来,走到竹筐前,仔细看了看,嫌弃的往后退了一步。
“好吃吗?”宁和公主也跟过去看。
“当然好吃!最好吃的,就是油渣!”黑马拧头回了句。
“我知道拆骨肉,很好吃。”宁和公主回头看着李桑柔,再夸了句。
“你们要是不嫌脏,就留下来尝尝油渣包子,吃碗酸菜拆骨肉。”李桑柔一脸无奈,只好邀请道。
“好啊!”
没等李桑柔话音落下去,宁和公主就迫不及待的答应了。
“真要在这儿吃……”顾暃看着大头面前用铁盆盛着的拆骨肉,就放在地上。
“要不你先回去吧。”宁和公主接话极快。
“我就说说。”顾暃斜瞥了眼宁和公主,哼了一声,转身坐回去,等吃饭。
宁和公主没动,站在旁边,看着大常飞快的包好包子,上笼蒸上,再挪过去,伸头看看黑马和小陆子用力搅着的那一大缸蒸好的糯米,接着弯着腰,去看窜条捣鼓那堆烟,回过身,再看蚂蚱烧锅。
顾暃坐下,也就片刻,就又站起来,和宁和公主一起,这儿看看,那边瞧瞧,看了一会儿,干脆蹲在蚂蚱旁边,拿了只木棍,也往灶口里塞。
李桑柔重新拿起瓜子,看着一个蹲在蚂蚱旁边,看样子想把烧锅这事抢过去的顾暃,以及跟窜条蹲在一起,探讨起那堆烟的宁和公主。
宁和公主和顾暃一人吃了两只油渣大包子,喝了一茶碗拆骨肉酸菜汤,吃的心满意足。
回到宫里,宁和公主才想起来,那件大事忘了说了!
对着顾暃懊恼了一会儿,两人一起摆着手:算了算了,明天再说吧!
……………………
第二天一早,宁和公主和顾暃到顺风铺子,李桑柔却没到,再找到炒米巷,却说她一早上就出去了,宁和公主和顾暃只好留了话儿,悻悻而回。
李桑柔一早上先去了南水门米行,再往其它几家大小米行看过,回到顺风铺子,已经是午后了。
刚从拐角过来,左掌柜就拎着前襟,从铺子里连走带跑迎出来。
“大当家的,你可算回来了!
“昨儿过来送东西的那位中贵人,又来了,到了有一刻钟了,这把我急的……”
李桑柔听说是清风,加快了脚步。
清风从铺子里迎出来,恭敬见礼。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墨桑 起點-第205章 油渣
“你去忙吧。”李桑柔示意左掌柜。
“皇上让小的来看看,要是大当家得空,皇上让小的请大当家过去,喝杯茶,说说话儿,就在明安宫。”清风看着左掌柜进去了,欠身笑道。
“好。”李桑柔笑应了,“现在吗?”
“是,小的来前,皇上已经过去明安宫了。”
“那咱们现在就去?走的快点儿?”李桑柔忙往晨晖门示意道。
“是大当家体贴小的。”清风笑起来,欠身让过李桑柔,两人一前一后,急步往晨晖门过去。
……………………
明安宫,那间大殿门口,顾瑾坐在廊下,腿上搭着条半旧的羊毛毯,沐浴在阳光中,看着本书。
清风沿廊下往前,李桑柔穿过院子,在台阶下站住,曲一膝跪下。
“不必拘礼。请大当家在这里见面,就是为了宫里规矩太多。
“坐吧,我不喜酒,爱茶,今年春天得了饼好茶,今天和大当家一起品品。”顾瑾放下书,抬手让李桑柔。
李桑柔站起来,拱手笑应,坐到顾瑾旁边,那把已经摆好的椅子上。
“那一包,是世子写给你的信。”顾瑾先指着旁边小几上放着的一只锦布包袱。
“世子说,他不知道你的行踪,只是知道你和他说了,要回建乐城过年,就把信写到我这里,让我转交给你。”
“多谢。”李桑柔欠身笑谢。
“不敢当。”顾瑾一句不敢当说完,笑起来,“听说大当家最爱说不敢当?”
“是真不敢当。”李桑柔诚恳道。
“你都当得。”顾瑾笑起来,“阿玥和阿暃今天和我一起吃的早饭,阿玥问我,吃过油渣包子吗?”
李桑柔微笑。
“我还真没吃过。
“阿暃说,油渣包子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包子,说这么好吃的东西,为什么宫里没有?
“清风是九岁那年净身进宫的,早上是他帮我解了围,说油渣包子确实是最好吃的包子。”
顾瑾指着在旁边沏茶的清风。
“小的净身前,净身师傅给了小的一个油渣包子,就吃过那一回,好吃极了。”清风欠身笑应了句。
“用了萝卜丝还是白菜?”李桑柔笑问了句。
“没吃出来,就是好吃,香极了。”清风笑道。
“我觉得萝卜丝的好吃,黑马觉得白菜最配油渣。”李桑柔笑道。
“我和阿暃说,最好吃的东西,宫里都做不出来,让她想吃的时候,去找你。”顾瑾笑道。
“阿暃比我头一回见她时,开朗了很多。”李桑柔笑道。
“是个心里明白,脸上别扭的小妮子,从小就跟阿玥就是一会儿好一会儿闹。
“世子头一回从军营里历练回来,学了句俗语,用到她俩身上,一直用到现在,前一阵子写信,说到她俩,问我,还是狗皮袜子没反正?”
李桑柔失笑。
“睿亲王府西边兄妹三人,阿暃最单纯。
“阿暟善良柔软,小时候,阿玥和阿暃闹别扭,他最忙,这头劝完劝那头。
“我和他说:没事儿,一会儿就能好了。阿暟就急赤白脸的跟我解释:不是,这一回不一样,这一回真恼了。”
“他现在好些了吗?还是这样?”李桑柔笑问道。
“懂事多了,我让他跟着赈济两淮,他很能吃苦。”顿了顿,顾瑾无奈的叹了口气,“还是心软。”
“不是说江山易移,本性难改。”李桑柔笑道。
“是,心软良善不是坏事。阿昀,”顾瑾顿了顿,叹了口气,“很像他阿娘,总是自视过高。”
李桑柔垂眼抿茶。
“听说顺风年底的花红十分丰厚?”顾瑾转了话题。
“不是花红丰厚。”李桑柔警惕顿起,笑道:“顺风从大掌柜到马夫伙计,全年无休,连大年三十,都要在铺子里忙碌,不能和家人一起过年过节,工钱总要给足。
不是花红,是大家辛辛苦苦一年,该得的工钱。”
“也是不多,你家顺风的工钱,是要分成两份,夫一份,妻一份。”顾瑾看着李桑柔,慢吞吞道。
“顺风建乐城总号里,女子不多,可东西南北四家派送铺,掌柜都是女子。
各地递铺、派送铺,有七成是女掌柜。
战起之后,骑手短缺,没办法,也只好用女子,到上个月,已经有近百女骑手,钉马掌的也奇缺,都被朝廷征走了,没办法,也只能用女子。
这么分,不是挺好?”李桑柔看着顾瑾。
“这不是你的初衷。”顾瑾直截了当道。
“是。”沉默了一会儿,李桑柔点头,“顺风用的女子,七八成都是没了男人,只能抛头露面,养家糊口。
“余下的两三成,几乎都是男人不能养家糊口,或病或残,或者就是孱弱愚笨。
“我确实不是为了这两三成的男人。”
李桑柔看着顾瑾,“顺风的活,工钱是不少,可活也极不容易做。各家递铺,派送铺,都是全家老小,齐心协力。
“就说递铺吧,递铺首要大事,就是要让骑手吃好睡好,要侍候好马。
“要是这递铺的管事是男人,给骑手做饭,整个递铺的洗洗涮涮,必定是他媳妇领着递铺里马夫的媳妇儿,伙计的媳妇儿,一群媳妇儿在做。
管事的媳妇儿帮着丈夫打理递铺的厨房,拆洗骑手们的被褥,到处擦洗;马夫的媳妇儿帮着丈夫打扫马厩,洗刷马匹;伙计的媳妇儿帮着丈夫清洗邮袋干杂活。
“这些,丈夫们觉得天经地义,媳妇们个个任劳任怨,这些媳妇儿,都是没有工钱的。
可要是递铺的管事是女子,她要请个打理厨房的,就要拿工钱给人家,要是马夫是个女子,她要请个帮手,她也要拿工钱给人家。
同样的活,媳妇们就没有工钱,不该这样啊,是不是?”最后一句,李桑柔问的又轻又软。
“一个家里,都是一家人,财物儿女,是夫的,也是妻的。”顾瑾说的很慢。
李桑柔看着顾瑾,没说话。
顾瑾也不说话了,慢慢啜完一杯茶,顾瑾缓声道:“夫为妻纲,你这样,没什么用。”
“有嫁妆跟没嫁妆,总是不一样。
“我这样,顺风的媳妇们,至少吵架的时候,可以拍一下两下桌子,喊上几句,丈夫那工钱,有她一半儿呢!”
李桑柔声音中透着丝丝隐隐的疲赖和坚定。
顾瑾看着她,片刻,笑起来,“你这么一说,我想一想。
“嗯,确实,能拍一下两下桌子,能这么喊几嗓子,至少很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