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leyh好文筆的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討論-第二百二十二章 唐元的反擊相伴-9qu20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许多多和唐元说完事情,倒也不急着挂断,两人开始有默契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了闲话。
随后一句女声传来,”唐元哥哥“,打断了两人说话。
声音不算小,唐元这边听得清楚,许多多也听到了,两人都没说话,唐元站在男生宿舍楼门口,看向不远处站着的少女,是荣福宝。
许多多这边也猜测着是谁,之前大概是什么情况,再联系到这句称呼,嗯!大概猜到是谁了,从小到大,这个叫荣福宝的女生是唯一一个会这样称呼唐元的人呢?
此时的荣福宝里已经又换了一件黑色小裙子,头发也是放下来长到腰间,更衬得女孩腰肢纤细,文静乖巧,只是看着对面唐元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依恋,又加了些说不清的怨怼。
连多一个眼神都不想给,唐元转身就打算回他和多多的小家去住,反正明天刚好没有考试,回家里住他还能离多多近一点。
身后哒哒哒的高跟鞋跑动的声音,唐元身高腿长,步子自然迈的也大,好在他走的并不快,只有一六三的荣福宝即使穿着七公分的高跟鞋,也才将将身高170。在刚刚看到唐元转身走开不理会她时,瞬间又眼睛有些红,就很生气,但是一想到姑父刚刚对自己的说的那些话,她就扁扁嘴,还是小跑着跟上去了。
快步好一会儿才终于追上唐元的步子,“唐元,你停下,我有话跟你说”,喘着气,荣福宝只觉得浑身都委屈,明明以前唐元对自己的态度还算得上是不错的。
满以为唐元肯定会停下,谁知唐元却像是没听见似的,步伐都未有一丝的停滞,仍旧往校门口方向走着,努力憋回去想要留下的眼泪,荣福宝又加快了步子,直接张开手臂拦住唐元身前。
唐元的反应却是像躲避什么瘟疫似的,直接后退了两步,看向荣福宝的眼神也是漠视,似乎根本都连一根头发丝都不想触碰到她似的,荣福宝再好的心理素质也受不了,眼泪忍不住的扑簌扑簌就滴落了下来
耳机里许多多的声音传来,”糖糖!真的没事吗?“,虽然知道唐元有这个能力,只是习惯了挡在他面前,许多多还是忍不住关心问道。
只是再想起两人之间现在相隔的距离,以及这座根本不能随意出去的校门,许多多心情不由有些失落起来,心中苦笑,她自己选择的路,又能怨什么呢?注定了不能陪在他身边,又何必想这么多。
听到许多多的问话时,唐元还在思量是不是直接再从落泪的荣福宝眼前走开,毕竟眼前这个样子看着也挺碍眼的,后续自然会有人跟进处理,他也并不想和这个女孩再有什么牵扯。但是听到许多多的话,又让唐元停下了脚步,唐元语调温柔,“那我处理一下事情,多多你等会儿,我再给你打过来好不好”。
许多多,“好的吧!”。
两步之外的荣福宝虽然是在哭,但是也并不影响她听完了唐元的整段对话,原来他竟然是一直在跟他那个所谓的未婚妻打电话,还带着耳机,所以才没听到自己讲话。
但是明明上周末他就已经带着别的女孩在青叶大学里闲逛了啊!那么多照片为证的,所以现在他是和未婚妻保持着联系,同时又交了一个不起眼的女朋友吗?感觉已经抓到了什么证据,荣福宝眼泪都停了,心中不由有些得意,跟她姑父告状算什么本事,还让姑父把自己送回家,甚至姑父都说让她不要报考青叶大学,还是按照原本的计划出国,跟她爸妈都沆瀣一气了。
她才不要,她的人生她要自己做主,以前她想要出国,是因为觉得那边不管是学业,还是各方面应该都要比国内发展要好。但是现在她喜欢上了唐元,她还没有得到他,怎么能就那样直接听她们的话出国,从小到大,还没有她荣福宝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
之前荣福宝追着唐元跑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之后又是当着唐元对面哭,路过的三三两两的比较好奇的人就更是直接停下不走,看戏的眼光看向不远处,俊男美女的场面总是格外吸引人,再听听里面的八卦,肯定比回去追剧还要吸引人。
再者,荣福宝和唐元在这所学校里现在基本都不算是藉藉无名之人,尤其是几个小时前才闹过一出,现在又来,甚至都有人开始呼朋唤友来告知这里又有新情况,新进展。
对于不相干的人和事,唐元一向是无视的,所以丝毫对于周围人的围观丝毫没有反应。至于荣福宝,她本就是个娇宠的性子,又喜欢被人关注,所以也根本不会让阻止这些人的聚集。
穿 成 砲灰 之 反派 養成 計 畫
她还不知道几个小时前,她被唐元气哭跑走之后发生的事情,只觉得就算这些人知道了之前的事情,那也肯定是站在她这一面,毕竟唐元之前真的说的很过分,她回去都哭了好久,是唐元理亏在先,还恶人先告状,让姑姑姑父、爸爸妈妈来控制自己。
之前哭的衣服上都沾了眼泪,之后好不容易好一点,结果姑父又回来通知说让她回家,爸爸妈妈也打电话过来逼她,她才不要走,所以她趁着姑父刚刚出门,她就立马重新梳妆一番,就到了男生宿舍楼前等着唐元。
还好今天唐元的行程她打听的很是详细,知道考试还没结束,唐元考完试肯定要回来,而她也幸运的等到了。
长姐
所以收住自己眼泪的荣福宝,努力的摆出自己还是最美的模样,以受害者的姿态看向唐元时,更是软糯可怜兮兮的声音,“唐元,你是不是跟我姑父告状了,所以他要赶我离开青大。就算你不喜欢我,也没必要这样赶我走吧!我只是喜欢你,又没得罪你,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说着说着,似是又想到了什么委屈,荣福宝的眼泪又恰好处的滴落,她最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容貌为自己争夺一些东西,所以研究过,微微低着头时眼泪就直接滴落在地上,很美又不至于影响自己的妆容,眼泪一滴滴的落在地上,荣福宝继续开口哭诉,“我现在是真的喜欢青叶大学,所以才留下的,再过些天也准备报考青叶大学的。但是姑父说让我出国,不让我留下了,你到底跟姑父说了什么,能不能不要这么逼我”,恳恳切切,将自己塑造的非常之委屈。
周围人,看向唐元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如果说之前是两个人的感情问题,他们最多也就是说一些闲话,但是其实追根究底,到底如何还是看人家两个当事人,毕竟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但是上升到私自因为别人喜欢你,直接就干涉别人的学业和未来,这就过分了,在场所有人,又何尝不是经过了重重拼杀,多重考验才最终来到青叶大学的,他们也一直以自己能来青叶大学为荣,所以这一下字唐元就等于惹了众怒。
“是啊!不能因为别人喜欢你,就不让人报考青叶大学吧!”
“这个女孩也是可怜,为什么要喜欢这么个人,现在被害的连自己想去的学校都去不了”
“唐元凭什么就能说动,让这个女生家里人答应不让她考青大,果真如传言里,家里有后台的吧!”
……
好在大多数人都只是看着,还算理智的没有说话,现在只有女孩单方面的言论,并不能对于这件事下结论,且单凭女孩诉说中,其实就能找出不少的漏洞。
先不说唐元背后有没有使什么招数,但是如果你真的问心无愧的话,为什么你家里人会同意且毫无反应的就要将你送走呢?且不管之前传闻哪个真哪个假,能确认的是唐元却是是有女朋友的,所以荣福宝现在还是这幅全世界我只喜欢你,但是你还要选择伤害的我的样子,就,挺婊的。
自始至终,唐元也只是开始的时候在手机上操作了一会儿,然后就静静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目光也未落在实处,全场就只有一个表演越来越投入的荣福宝,还有入戏的很多观众。
几分钟后,围观的人群都已经觉得没有意思,有些人都已经散开了之后,终于有人打破眼前的僵局,“哎!你们让一让,同学们让一让”,几个身穿正式,为首一个看起来年龄二十多不到三十的年轻男人,冲着围观的人群喊道,后面跟着两个,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最后跟着的是三十多岁的英俊男人。
三人年纪看起来都比在场学生要年长,又带着一些长期处于上位的气势,围观的学生们瞬间就为他们让开一道可以通过的口子,然后之前有些想要离开的人,也都不再离开,等待着接下来的好戏开场。
就看到为首的年轻男人先是第一个走到唐元身边,微**他点点头,小声叫了一声,“小唐总,闻老师和林副校长都来了”,说完之后就站在唐元一步远的身后,然后不在说话。
然后所有人中心唐元才似乎眼神有了光彩,回眸看向刚刚过来的中年男人是青叶大学的林副校长,三十岁左右的正式唐元的辅导员闻于归。
在场的很多人都不太认识这位林副校长,所以根本不知道怎么说。但是闻于归却并不算陌生,好歹也算是他们学校以前有名的才子师兄,也是个风云人物。年纪轻轻又能留校任教,且才识渊博,是很多年轻人心中的偶像,“是闻老师,是闻老师哎!”,认识的人就忍不住的开始在人群中惊呼起来。
不认识的人,虽然感觉莫名,但是也跟着打量场中的情况。
而唐元则在与两人对视后,然后微微的就是冲着对方友好的点了点头,然后道出两人身份,”林校长,闻老师,今天打扰了,只是眼前这件虽然是小事,之前我本也不在意,但是毕竟人言可畏,未免影响无辜,我觉得还是由两位亲自出面解释一下为好“,主要是不想多多再为自己担心了,她最近那么忙,刚刚说话的时候即使不明显,唐元还是听出了一丝丝的难过,这是唐元最不想看到的,他的多多就应该每天开开心心的。
唐元话一出口,对面的荣福宝脸色就更加白了几分,即使她并不觉得自己有错,到底还是一个还不到十八岁,一直活在家人羽翼之下的小姑娘,听到唐元居然直接将校长请来,心中就不由多了几分恐惧,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林副校长和导师闻于归这会儿其实还有些没缓过劲来,尤其是林副校长,刚刚突然唐元身后那个自称是唐氏集团王特助的人直接就找到他办公室,然后就说请他们帮忙走一趟,却来不及解释什么事情,只是具体原因却是到了再说。
深海之恋:海皇妃 萌软弱
有心想要不答应,但是人家出口就是捐一栋实验楼,定金都直接打过来了,壕无人性,没办法,看在钱的面子上也要跟着走一趟。再说闻于归,基本即使林校长一个电话,自然也就跟着乖乖来了,也还没有听到任何解释。
现在两个人还是有些懵逼的,只是闻于归在看到唐元和对面的侄女荣福宝时,大概的也就知道了一些可能的原因,只是他们到底经历的多,表情管理好,所以别人也看不出什么。
“王哥,你将资料给林校长、闻老师,和周围的同学们也都看一下吧!”,这是之前唐元吩咐的,将之前查到的一些东西加印了很多份,有什么东西比明晃晃的证据更能证明事实呢?
“好的,小唐总”,这次王助理声音还是不大,但是却有不少人听清楚。
刚刚由第一次看到学校的校长的惊讶中回身,很多人又重开始猜测唐元到底是什么身份,只是一切都比不上眼前对于这位王哥手中散发出来的资料来的要吸引人,感觉肯定有什么惊天大瓜,不然唐元刚刚在这儿几分钟什么都不说,非要等校长和老师来了,肯定是要放大招。再联想到大一刚开学时的那件事情,不禁又是同情的看向荣福宝,真的,惹什么人不好来惹这位,先不说他那个超级牛逼,很多大佬都为其背书的未婚妻到底有没有分手,单单是唐元的手段,只要出手那就肯定不会是简简单单就能了结的。